搜索

导航

保时捷汽车

前途汽车钱途堪忧:一年卖59台 保时捷车型也救

  “68.68万”一个与日子同样喜庆的价格——同样的价格可以买一辆保时捷718 系列车型。

  2月20日,其母公司北京长城华冠汽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长城华冠”)申请终止挂牌。

  经过了一番车辆特技表演后,期待情绪被一天的活动烘托到顶点的潜在车主和媒体们等待着被价格点燃的那一刻。

  白天的赛程甚至有当地电视台进行直播解说,虽然解说人员的激昂程度与电动车静音特质形成的静悄悄赛场形成了强烈对比。

  而对于更考验超跑功力的场地项目,其给出的评价是:“转向反应明显偏慢。并且前后电机动力输出分配在激烈转向时不太均匀,不像前驱车‘拽着你出弯’,也不像后驱车‘甩屁股出弯’,而是突然那么一下整辆车像横着推出去。”

  “放在未来20年、30年、50年的周期里面看,K50只是第一款产品,是给后面定调、定位、定空间,做这件事,所以我们没有特别关注K50本身能卖多少,我们关注K50进入到市场为后续的产品打下什么基础。”陆群告诉界面汽车。

  车评人“锁骨姐”彼时评价这款车:“鳃与格栅的设计相当凌厉凶悍,前脸隐隐一股东瀛法拉利——NSX的即视感。偏短的前后悬以及大量的碳纤维覆盖使得K50的侧身又有些像布加迪威航。凶悍的尾部布局又有些像迈凯轮720S。入手一辆前途K50等于入手了3辆顶级跑车的神髓。”

  这大致描绘出了前途K50潜在买家的画像——不落俗套、个性鲜明,或许还要加上一个富甲一方。

  王立亮就属于那种喜欢“扮猪吃虎”的心态,它喜欢K50的“快而静”。“静悄悄地,我就超过了R8、甩掉了炸街神器Mustang。这种‘润物细无声’的优越感是燃油车无法给我的。”他微醺般的表情显然正陶醉在自己过往的驾驶场景中。

  “蜻蜓能够花费最少的能量进行长时间的飞行,甚至还可以利用强劲的气流和狂风,进行不间歇的飞行,并一直滑翔到终点。“——这可能是我见过的汽车圈内最好的logo释义之一。

  苏州市虎丘区松花江路368号,前途汽车苏州工厂厂区内搭建着简陋而狭窄的赛道,用来举行前途K50杯电动跑车邀请赛。除了拥有排位赛、正赛、决赛这套标准的赛程外,前途汽车还请来了2017年CTCC年度总冠军刘洋、CRC年度冠军车手林德伟等一流选手参赛。

  2018年8月8日,一个在国人看来十分吉利的日子,因为“8”代表着“发财”。

  目前为止,无论从生产工艺水平、汽车性能水平还是运营模式上,外界都很难找到前途汽车优于其它造车新势力的亮点。

  虽然前途汽车拥有“全球第二条、全国第一条批量碳纤维生产线系统”,但用意向客户王凯的线的外观有多吸引人,它的做功就有多令人失望。”他向界面汽车透露:“去年8月8号的苏州上市会做得不错,但实车6辆,每台的质量都不一样。碳纤维外壳溢出白胶、接缝不平、车门和充电口盖有高低落差。这是20万水平的做工。”言语中,王凯不免透露期待过高后的失落情绪。

  陆群的希望部分寄托于前途汽车未来的第二款量产车——K20身上。从概念车来看,这款双门两座Coupe车型拥有简洁而科幻的外形,同样颇具科技感的内饰配置。后备箱甚至搭载了一台无人机。

  陆群的另一个偏执想法也被视为阻碍前途汽车抢夺大众市场的危险信号——对智能化嗤之以鼻。

  前途汽车的Logo是一只蜻蜓。“我们希望它给人轻快、安静、聪明的印象”陆群如此解释。

  去年12月7日,前途汽车宣布,计划再度募集15亿资金。这意味着,7月份刚获得的8.9亿元定增融资不够用了。根据长城华冠发布的公告信息,该次募集的15亿资金7亿元用于项目建设,5.2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剩余2.8亿元用于偿还债权融资。

  陆群的算盘很清晰,长城华冠的资金流加上融资能够帮助前途汽车扛过前期投入阶段。而后通过走量的产品K20逐渐实现正利润。

  如果仅仅从外观设计角度来看,前途K50是一辆完成度还不错的超跑型轿车。超低的车身,宽度为2069毫米,符合了一台超跑最基本的姿态。

  另一位车主同样爱上了K50的与众不同。“法拉利、兰博基尼,是,它很贵,它也很好,它也很有名,但是不是我想要的”,前途汽车NO.1号车主佟雷说:“我很清楚的知道我想要什么,我更希望这个东西把我的灵魂也好,我的生活理念也好,诠释出来。2018年北京车展,我看到了K50。”

  这一切,都是为了表达K50电动跑车的高性能。双电机的总峰值输出有280千瓦、580牛·米的K50能在4.6秒内达到100公里/时。前后Brembo制动卡钳以及倍耐力P ZERO高性能运动胎也彰显着它对性能的渴望。

  “智能汽车一定是智能交通的一部分,自动驾驶是基于网联级的,而不是单车的智能。不是现有的车装上雷达、装上算法就变成了自主的驾驶机器人,这是对智能汽车未来的诋毁”,他说:“只有深度参与制定中国智能汽车标准,包括通讯标准、基础设施、道路建设等等,才有可能在下一个智能汽车时代占据重要位置。”

  “本以为这个价格可以看到大国工匠力作,4年等得很辛苦,等到了却是痛苦”,他说:“虽然国人创业不易,但消费者赚钱也不容易。”

  而据界面汽车了解,近期证监会发布《关于在上海证券交易所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的实施意见》等文件显示,允许符合科创板定位、尚未盈利或存在累计未弥补亏损的企业在科创板上市。这意味着,前途汽车有可能在筹划登陆科创板事宜。

  或许,前途汽车进军美国是因为陆群既寄托了自己曾经的经历,又将那里当成了一个重新起航证明自己的原点。看上去,它像是一款价格亲民的乐趣小车。而这20多亿元,换来成绩仅仅是59台K50销量(数据来自全国乘联会)。事实上,自2015年从新三板上市之后,长城华冠长期以来从未盈利。在主流市场里面你和100家竞争占1%的份额,或者是你进到小众的市场跟很少的人竞争占50%的份额,这个未必是谁大谁小。也许是太轻快了,这只“蜻蜓”在国内业务尚未有起色之前,已经“飞到”了美国——那个曾经他在试车时摔断过三根肋骨的地方。从打造超跑EP9树立品牌基调,再到两款已经上市销售的量产车ES8和ES6,这家已经交付了1万多台量产车的公司至今还未盈利。“今天的小众车型是不是永远的小众、会不会逐渐增大,仍旧是有疑问的!

  而在汽车行业分析师张啸林看来,这有些可笑。他向界面汽车表示:“这套理论业内人士都懂,我也懂,你也懂。但问题是,不经历单车的智能化,如何才能为今后的V2V(车与车互联)、V2I(车与基站互联)积累经验?”

  在陆群的口中,K50是一台以追求驾驶乐趣为首要任务的跑车。而在车评人闫闯看来:“作为一台超跑,它的方向盘太轻了,转向虚位也过多。但方向盘却特别厚,几乎握不住。底盘调校整体非常舒适,很好地过滤了山路的颠簸”。

  终止挂牌即为退出“新三板”,原因可能有企业运营出现问题或者违规,或不按时披露业绩也会被强制摘牌。

  截止目前为止关于蔚来汽车最新的财务数据停留在2018年三季度财报。财报显示,蔚来在三季度营业收入共计14.7亿元人民币,比上一季度增长31倍,但目前公司仍处于亏损状态,净亏损28.1亿元人民币,亏损幅度环比扩大56.6%。预计第四季度营收增长95.6%~103.8%。

  “如果你对这个车有兴趣想体验,我就会在你体验的基础上强化你的购买欲望,我们觉得你还是要从感性上被车吸引,还要有理性的判断,不需要冲动购买。”在汽车行业分析师张啸林看来,陆群的这番话就好像是在给用户泼冷水。“对于造车新势力而言,别人都在利用互联网快速迭代思维鼓励用户和产品共同迭代和进步。而前途汽车则等于是让用户等等买,别着急买,想清楚了再买”他说。

  另一方面,理工男陆群并没有像其它造车新势力那样为它的产品开启预订,他希望用户试驾过后再决定——这被认为是前途汽车致力于打造极致操控体验的印证。

  长城华冠董事会办公室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之所以做出上述决定,是考虑到公司发展到一定程度,在战略规划上公司要做出一些调整,此外在资本市场层面还会在做一些筹划。”

  作为中国第六家获得发改委、工信部“双资质”的公司,前途汽车相比从互联网行业跨界而来的造车新势力们路子更正。因为其母公司长城华冠是一家从事汽车工程设计、品牌定位研究的技术公司。而由长城华冠“电动车部门”演变而来的前途汽车则自然有着比其它新公司更“纯正”的汽车基因。

  即便面对确凿的财报数据,陆群仍然坚定地说:“钱这件事情上,我们从来就没操过心。”

  采用了四门设计,前脸两侧各有一个大型进气口,水平条式雾灯横穿其中,造型独特。侧身线面处理得简洁柔和,既优雅又动感。

  “我想买一部车作为我女儿20岁的生日礼物。市面上的超跑都太大众化了,前途K50很特别。”一家投资公司董事长告诉界面汽车他订购K50的原因。

  数据显示,2016年长城华冠亏损0.98亿元,2017年亏损达到2.26亿元,今年上半年亏损2.03亿元,第三季度则亏损1.67亿元。公司负债率也在呈逐年升高趋势,2015-2018年上半年负债率分别为63.11%、35.28%、69.46%、60.71%,同期现金流分别为-1978.49万元、-8375.55万元、-2.27亿元、-2.53亿元。”对于外界分析“K50注定无法走量”的论调,陆群表示不服。据长城华冠董事长、前途汽车创始人陆群此前透露,前途汽车通过股权和债权融资的方式总共融到资金30亿元,但已经花掉20多亿元。“作为工程师就要有探索物理极限的勇气”陆群告诉界面汽车。截至目前,长城华冠已处于连续亏损的第3年,且亏损大幅加剧。相比“没有200亿别造车”的李斌和“2019年再融300亿”的小鹏,他不认为造车需要那么大量的资金。因此前途汽车董事长陆群比其它的新势力掌门人更有“安全感”。但汽车分析师张啸林认为:“从实用性角度而言,双座Coupe也并不能满足多数用户的需求,它同样不适合走量,倒更适合用作类似EVCARD这类共享出行业务。通过美国一家拥有制造和销售资质的公司——Mullen Technologies,前途汽车试图实现K50的美国本土化生产和分销,并在2019年开启预订,2020年交付。”陆群说。

返回列表
电话 短信 地图